盾咚洞里一只恰玛

帝国的叹息

姜饼×伏特加

大概是百合xie教


                    

“阳光在跳舞的花园

玛莉安举办了茶话会

在座的有她可爱的玩偶

和她没有表情的小朋友

阳光很好很暖很轻柔

玛莉安切开红色的蛋糕

沏好红色的热茶

分给可爱的玩偶

和没有表情的小朋友

微笑着微笑着

嘴里哼着轻轻的歌……”


淅沥的树影投入暗色的马车厢,四匹毛色黑得发亮的骏马在大路上平稳前驶。赶车人的皮鞭清脆的抽圝打在薄晨青儿冷的空气中,路旁的树叶在暗雾中湿得发亮,反射着星火般的光芒。知更鸟在叶隙中雀跃着小小的指爪染上花香与淡淡胭脂色,唱响了黎明的第一声赞美。应和着疾驶而过的马车蹄铃,打破清晨沉寂的梦。

一柄冰冷的佩剑凌绕金属的硬气光芒,不容忽视的闪耀在马车厢内。在一片暗红中显得戾气十足。王室的标识以金色有翼兽的嚣张烙印在剑柄,随时随地准备耀花贱民们妄图直视的眼。

佩剑的主人兀自坐在暗红的车厢里,托着腮,看那象征无上荣光的利刃。银蓝的眸如鹰喙一般犀利,又如星辰一般黯淡。

她将目光投向车外。

铁骑铮铮追随在马车的左右,整齐有度地不敢超前一步。王庭的骑兵们饰着佩剑,暗袋中的手圝枪在颠簸中露圝出亮银色的手柄上还有王室的记号——她皱皱眉,不满于随行人员的疏忽大意。

为法国王室献上的贺礼——庆祝素有‘夏日玫瑰的微笑’之称的法国公主十六岁的生日——在马车后被小心押运着。镶金的檀木箱远渡于古中圝国,净美的瓷器斑斓的琉璃和带着神秘东方香气的茶叶,再添一些中圝国的珠玉首饰,盛大的装点了随着女王陛下热情洋溢的信件一并送去。她有些想要冷笑——掠来的东西,还不在家好好藏着掖着,却拿去向他国炫耀么?

但这是女王的命令。她嘲讽的看了一眼佩剑瘦窄铁身上映出的自己的脸孔,摇摇头。

为了家族的地位。她从来不能说不。

马车凛凛地奔向前方。


衣衫鬓影,香气氤氲了这座夏宫。侍女们坦露在一层薄纱外肤泽细腻的手臂优雅的为玫瑰进行修剪,时不时抬头看看从大理石长廊中稳步穿行的这队英国男子,有人掩唇风情万种的笑了,又有谁发现了队伍最前面领队的少圝女,挑圝逗的笑声顿时变成一片低低的惊呼和议论。

银蓝的眸子微微扫过花园中的侍女们,并不因她们的议论而稍有不适。比起法国女子的妩媚与大胆,她,便是在礼仪教圝规众多的英国国土上也是以‘铁腕、冷血、教圝条’而著称。在这一瞥之中她的脚步停了一下,身后列队而行的军士们便恭谨地紧随着止步,而复随她继续前行。一排黑色的身影消失在绿蔓缠绕的花庭尽头。

花园里的议论声变成了赞叹。

那是怎样凛冽的气场呵!便是身后为数众多的高大男子也没能使它消减一分半毫!女性娇圝小的身形也没有使她在在这黑色队伍中失去存在感,反而因为对比衬托出她目光犀利心思稳健。灰色的长发用发带好好管束,头上手上没有一点点的装饰物。她身着朴素却自上而下的透出贵圝族气息,让人不由得高看一眼。消息灵通的几个向同伴们叽叽喳喳,快嘴的传递着那位英国少圝女的相关细节。花园里的细细声音偶尔掺杂着惊呼与怀疑。

但,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刚刚入了皇城拜见过法国国王,于礼本应被安排到大使馆休息。却临时被十六岁的公主召见匆匆忙忙赶到这里。虽说在主人家应当听从安排,但这样的刁蛮任性和皇帝的娇宠还是第一次见。银发的少圝女静静站在空荡荡的圆形大厅中等待,水晶吊灯在她头上左右摇摆,风声清音细细碎碎。她猜想着住这样奢侈之地的又无视礼数的恐怕是位娇蛮公主,暗暗头疼一会儿会被提怎样的无理要求。

“远道而来真是辛苦了。各位。”

听到大厅石柱子后传来的声音。她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佩剑。但只是一瞬便收回了手。一边暗怪自己的条件反射一边向从雕着缪斯女神像的灰石柱后走出的公主行礼致意。

“我知道先将您们请来这里有失偏颇。”公主款款而行,身材并不像想象中那般纤细娇圝小或臃肿肥胖的勒在腰封里,反而透着生活在田野中青春少圝女所特有的健康饱满来。让人一望便知她会受到法国圝民众热情赞美的原因。她声音甜美而柔和,最迷人的要看她金色长发下嘴角含圝着的微笑。如夏日落在玫瑰上的阳光一样温暖——正如法国人圝民对她的爱称一样。“但我实在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您这位无论是在国政还是社交界都如雷贯耳的大人物了呢,伏特加小圝姐。”

是有些失礼。银蓝色的眸子里没有什么表情。但这也从侧面显示了这位公主地位之高不是么?法国国王唯一受到法圝律认可的子嗣,无论前面有两个怎样的哥圝哥都挡不住她优渥的地位。她使自己微笑着——没准儿有点僵硬——握住了对方矜持伸来的,充满着她‘闻所未闻’香水气息的手。

这一次出使邻邦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地位与信任提升,她一清二楚。

姜饼也打量着面前的少圝女,三分好奇七分犀利的用目光看透她。

——并不是一个善于或乐于谄媚讨好的人,冷漠刻板且不习惯于臣服,偏偏又责任感强烈的被教圝规礼仪与家世束缚。恰似一柄新开封的利剑,涉世不深,非自觉的锋芒毕露。

她亲圝热的紧圝握住银发少圝女的手,左右摇晃着。眼睛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的诡谲光芒。

又一个被家族所牵绊的天之骄子——不是成了庸人就是折损羽翼的下场在等着她。姜饼手中镂空雕花的缎面扇在颊侧轻展出几丝柔风。她提起裙裾嫣然的牵起对方的手。亲圝热而甜腻。

回眸一笑,碧蓝灿然的闪耀在大理石柱常青藤中。

这夏日玫瑰的微笑岂是平凡人所配瞻仰的?

玛格瑞瑟·伏特加也有一瞬间的失神。

然后,在她耳边响起那银铃一般的夏日玫瑰的娇圝笑:

“尊贵的客人,可愿屈尊同我比试一场?”


“阳光在跳舞的花园

玛莉安举办了茶话会

她给玩偶披上红色的洋装

送一条丝巾给没有表情的小朋友

阳光很好很温暖

玛莉安摘来红色的鲜花

采来红色的草莓

分给可爱的玩偶

和没有表情的小朋友

微笑着微笑着

嘴里的哼着轻轻的歌。”


在风尘涤荡动圝乱不安的许多年后,姜饼依然会想起在后花园的那一次搏剑击斗。阳光下铁器清冷的碰撞声交织着火花飞舞在两人激斗的空间,一次次,直逼咽喉的寒气。

如此的棋逢对手而不肯却让。

她是惯于暗示的——用一场暗潮汹涌的压倒性胜利换来一个识时务的家族臣服。用不见血光的方式威压——但这次,似乎是要输了。

玛格瑞瑟·伏特加,十六岁便登上政圝治舞台的英国少圝女,掌握着王军的部分指挥权和武圝器厂的管理权,在议会与女王的双重权圝利中游刃有余——几乎将日不落帝圝国的军事命脉拢入手中。家族如日中天的势力固然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个人的能力也值得称道。家族被谬称为‘女王花园的看门狗’,轻蔑,然而又何尝不是另一种事实的写照。

玛格瑞瑟银灰色的长发干脆利落的束在身后,两人动作紧密相接,冷光相叠,次次袭向头颅与脖颈这样脆弱的地方。

她们的动作无比契合——这用在敌对对手身上似乎是荒唐了些。姜饼从未在比赛中感到这样的兴圝奋,法国的夏日玫瑰深吸口气,阳光织成的长发在汗水的点饰下闪闪发亮。于是她用虎口更大的反力去搏击——那便是在阳光下也依然冷漠封缄的少圝女。

玛格瑞瑟突然将手腕向后一拉,闪过姜饼迎面刺来的银光。她眼里闪着不可名状的狂圝热光芒如掠食的兽——姜饼相信她在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也如野兽一般——挥手斩断了公主手中的细剑。

“锵!”

姜饼保持着那曲身的姿态,看这断刃摔在地上。倘若身处战场,此刻她必以首身两处。

输了?

对,输掉了呢…………

贪婪的嗜虐感瞬间填充了她的感官。不想也不信自己竟是败者,对胜利者实力的崇敬与赞叹,对败北的无尽不甘……让她觉得心中的野兽蠢圝蠢圝欲圝动…………

撕圝裂,吞噬,嚼碎对方的骨与血与肉……多么浓烈的渴望…………

但她仍是成功的把这一切掩在瞳底。兽血冷光只是一瞬,便温和而满含赞叹地笑着直起身,手掌轻轻拍和。

“真是精彩极了,玛格瑞瑟。哦,我可以这么叫你么?”公主笑得眉眼弯弯,湿浓的眼睫毛笑得上下重叠透出冷冷的反射光芒。“你也可以叫我姜饼哦。”

玛格瑞瑟却只觉得脊柱生寒。


夏日玫瑰的微笑?

并不适合这女子真圝实的内里。

玛格瑞瑟凝眸注视着面前的棋盘———又一次以一字之差输掉。

无论怎样开盘,她又怎样努力的转变棋法,坐在方棋盘对面的金发少圝女都能不动声色的等她逼近自己的王,在最后一步断了结局。

被牢牢掌控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她深吸口气,将棋子拂回棋盘,黑黑白白的大理石质感,在两人眼中反射着晦溯不清的光芒。姜饼温和地笑着,王庭漫红的帷幕和天花板上嵌着的猫眼绿与天空蓝宝石堪堪然垂落下来,成了她华丽的背景衬托。玛格瑞瑟的眼睛里闪烁着莫名的光芒,注视着金发的法国公主,突然觉得自己能抚触到她皮表下呼之欲出的獠牙。

哪里像柔圝弱的玫瑰来着。

两个月来,她被半强圝迫的留在这座宫室中雨姜饼公主共同参加上流阶圝级的聚会,亲民的活动。她看着美丽的公主如蝶如鱼地穿梭在衣衫鬓影之间,或是在辚辚马车上将玫瑰与微笑施抛给沿路欢呼的人圝民——她是如此的亲切而令人崇敬。连她那两位阴沉的私生子兄长在背后做的小动作都无法使这一切失色半毫。

但玛格瑞瑟清楚地看到,这女子是如何的长袖善舞而巧言令色。温和的笑容下野心过于庞大,心机也太过深沉——半分也不像个十六岁的少圝女。

也许只有她看清过这女子假面下圝阴影重重的真圝实。

所以才有类似软圝禁的挽留,才有每天一次必输一子的棋局。

玛格瑞瑟·伏特加从不是不识时务的人。

所以她选择服圝从。她的心机还是过浅,宁把更多时间放在武圝器制圝造与军圝队操练上而不是阴圝谋论帝王学,现在总算吃了亏。

姜饼在她面前是不装的,反而一天比一天恶劣。夏日玫瑰的微笑成了荆棘藤蔓滴满有毒的紫色汁圝液。她避之不及,被拖下深渊。


素色的薄雪融在泛湿的田埂之间。空气中还有着雪落过的痕迹。室内一片祥和的温暖壁炉中木柴轻柔的啪啪作响。仍旧是只差一子的棋局,仍旧是棋盘前互不相让的两人。姜饼身穿雪纺绸裙端坐在玛格瑞瑟的对面,手指上的绿猫眼宝石闪烁着诡谲的光芒。

此时,是1856年的冬日。

“我们的盟军出发已近半月,是否到了那传说中的瑰宝之乡呢?”

落下最后一子,她突然若有所思的喃喃。

而后又充满讽刺的笑了起来:

“主人家会慷慨的馈赠许多珍宝吧?有机会见见天圝朝上国的礼物了呢。真是叫人充满期待与幻想。”

玛格瑞瑟推开棋盘,窗外的雪还在簌簌的柔圝软的下着,壁炉里的火焰还在明亮的宁静的跳跃着——虚假的祥和。

“听说…………这次远征将军是你的导师?”

“…………”玛格瑞瑟微眯起眸子,透过雪原她依稀看得见遥远东方伫立的一线雄伟,那里也许有珠玉成山,黄金为墙,白银做地……那被称为瑰宝之乡的地方。

“威尔逊先生是一个……很擅长掠夺与洗劫一空的人。”她斟酌着用词。

他们的盟军会带着满船珍奇回来,连同脸孔上东方人的鲜血,回来。

“掠夺与洗劫一空?不是很好吗?”玛格瑞瑟发现姜饼不知何时已到自己身后,带着阳光香柔气味的嘴唇亲圝吻上贵圝族少圝女的银眸。王女有一瞬间似乎是真的笑了。

“玛格瑞瑟,你这小傻圝瓜。”她低笑着喃喃,“你是怎么仍旧这般纯净无暇的?我乳白的小鸽子?”

政坛上从不活纯良之人。

她继续亲圝吻着这个怪胎的眼睛。那里的银色深而又沉,让人想要溺毙其中。

她吻着她,亲圝热而冷睨——这世上唯一真正看透过她的人。

玛格瑞瑟没有动。她闭着眼睛,莫名无法抑制的忧伤。

是的,她,先是伏特加,再是女王忠犬,最后才是玛格瑞瑟。

正如她先是王女,再是夏日微笑,最后才是姜饼一样。

我们永远不能将自己摆在首位。永远都不能只为自己而活。

因为我们身后站着的,从来都不止我们自己。

为了那最重要的,自己所唯一真正坚持的东西。要把简帧的心思磨练,要把挡路的一切摧毁,无论纯净还是洁美,终将沦落冥渊。

“是的。我们真改为自己活一次。”姜饼仍旧笑着亲圝吻少圝女渐渐变为玫瑰色的脸颊,突然平了嘴角的笑痕。

然后,玛格瑞瑟第一次听到,这深沉如海骄傲如阳的王女用这样冰冷的语气说话:

“如果,我不是我,我会真的很喜欢你,玛格瑞瑟。”

可惜,我偏偏是我。

而你,又偏偏是你。

两人相视而笑,都从对方眼中看到疯狂与凌圝乱的飓风,从地平线舞起。

“我是玛格瑞瑟·伏特加。那么你怎样看我?”银灰发色的少圝女饶有兴味的挑圝起眉。她们早已告别了十六岁,向更深的沉渊踱步前行。

“我会,非常非常的,恨你。”姜饼的手指缠绕上她的脖颈,一点一点用圝力无比的收紧。玛格瑞瑟顿时不能呼吸血气上涌,可她只是微笑着,眼角几乎要滴圝出圝血来但毫无泪水。

因为你是你,所以。

我恨你。


“下个月,是我和蒙斯特尔伯爵的婚礼。”纤长的手指将请帖放在姜饼眼前,不再是少圝女的玛格瑞瑟轻轻说道,没有紧张也没有犹疑,“请务必赏光,公主阁下。”

她坐下来,又像几年圝前一样,与她下了一盘棋。

姜饼的手指玩圝弄着她的长发,微笑着点头拈起棋子:“该说恭喜么?还有,明年我也会与荷兰王储结婚。先预告你一下。”

手松棋子落入盘内。

两人的状态都不好。零零散散的棋子摆了一盘,从相识起第一次没有结局。

没有那只差一子的胜负,没有那输了棋微微鼓圝起脸的少圝女,没有那赢了局摇扇轻笑的公主。

玛格瑞瑟起身告辞的时候姜饼站在棋盘的那一边冷冷的看着她,对她离去的背影淡淡说道:“祝你幸福。”

她离开的背影顿了一下。扯起苦笑。那苦涩一直蔓延到眼角。

幸福?建立在政圝治利益上的婚姻,谈什么幸福?

但她还是挺圝起腰来,迈着坚定扎实的步子,走出花香弥漫的夏宫。


姜饼坐在长桌的一边,好笑的看着另一边自己总是病恹恹的两位兄长一边轻轻在掌心咳嗽,一边将几乎么能掩饰去半丝戾气的眼神投向自己。

怎么,还在思量着王圝位的继承权?

她在心里摇摇头——老的小的都如此荒唐不切实际。竟在幻想这样愚蠢的王朝就能千秋万代了?他们看不见那熊熊燃在田野之间的民圝主之火,那跃在人圝民眼中反圝抗的火苗只会被宫廷日益奢侈的开销激起。

她笑,笑自己也是地圝下推动这一切的主圝谋。施些钱财给蠢圝蠢圝欲圝动的反圝动者,投以倨傲的支持就会被感激涕零。在这座天平上她称量了许久,终于还是走向了她认为最好的结局。

波拿巴王朝将不久于世。复圝辟是最可笑的行为。称王,也如此令人怜悯。

她正在于心思忖,门外突然传来噩耗:

“报告皇子,公主,我王在战场上被普鲁士兵生擒!”

笑容终于无可抑制。

将作战情报传递给普鲁士人果然是正确的呢。姜饼微笑的看着眼前默片一样飞速前进的一切。慌张拍案而起的兄长们,迅速尖圝叫着跑开的侍女,噤若寒蝉的王室贵圝族们颤圝抖着双膝眼睛转动思索权宜之计,王宫上下顿时乱作一团,到处是不可置信的尖圝叫与叹息。

波拿巴王朝的丧钟敲响了呢。

她向着三个座位外自己的未婚夫送去最甜美的微笑。粉圝颊生辉笑嫣灿然。那男子冷哼一声站起身来,道了声告辞便带着随从离去。全然不顾那两个可怜哥圝哥的苦苦要求。

支援?谁会支援即将土圝崩圝瓦圝解的王朝?

姜饼微笑着向前未婚夫的背影举杯。她喜欢做事果断毫不留情的男人。

然后神定气闲的饮酒,优雅的姿态后是慌张凌圝乱的宫人,画面鲜明的对比形容不出的讽刺。

过了一夜,姜饼走出房间的时候看到宫女们正背着小行李包趁夜色想要偷偷溜走,看见她一个个如受惊的孩子一样羞愧的缩住了脚。姜饼待她们向来不错,一个年长些的宫女结结巴巴的解释之后请求公主跟她们一起走,远离这个囚笼。

囚笼?姜饼微笑着。好比喻呢。

她挥挥手放她们走,告诉士兵将大门敞开。想跑的就要抓紧些了。

匆匆跑过她身边的奶娘听到自己从小喂养到达却从不了解从没能看透的孩子轻轻笑着,在这样可怕的时刻依然开心的笑着:

“你们是我的,但我不要你们了。自生自灭如同枯原野草一般吧,我的臣民们。”

便是丢弃,也弃不去话语中侵略的野心。

她顿了顿,又甜笑着自言自语:

“束缚着我的王朝啊。让我亲手结束了你吧。”


傍晚的王庭里火光闪耀,姜饼像崇高的女神一样站立在王座前,她的脚下是热情而忠诚的臣民们,暴圝动,武圝装,如此和她的心意。

“革圝命的标志?”她微笑着,眼前仿佛是对于这几个世纪来纷纷扰扰法国革圝命的评判,“就用‘玛丽安娜女圝郎’吧。”


“阳光在跳舞的花园

玛莉安结束了茶话会

她把可爱的玩偶拆开

撕圝裂了红色的洋装

又用丝巾勒住

她没有表情的小朋友

微笑着微笑着

嘴里哼着轻轻的歌

玛莉安抱着破碎的玩偶

和在也不能有表情的小朋友

打翻了茶杯和蛋糕

阳光跳舞的花园里流动着红色…………”


许多年后玛格瑞瑟想起那个下着暴雨的夜晚,依然会感到不可思议。她是怎样听到自家门阶前虚渺的歌声的呢?明明有如此剧烈的雨点将一切遮蔽。

“My Mother Has Killed Me

  My mother has killed me, 

  My father is eating me,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sit under the taВLe, 

  Picking up my bones, 

  And they bury them

  under the cold marВLe stones.…………”

姜饼穿着她最普通的灰色长裙,抱膝坐在伏特加家的石阶上,唱着《鹅妈妈》里最血圝腥的童谣。她金色的长发阴柔地垂在肩头,没有半毫的狼狈,但也不再有王女的戾气。

她抬起头,看着熟悉的银蓝色圝眼睛,微笑如雨幕中曼妙的阳光。

“玛格瑞瑟。”

“恩。”

“波拿巴王朝覆圝灭了,法兰西第二帝圝国崩溃了。”她喜笑颜开的说着——这的确是期盼了太久的事情。

她们已经不再年轻了。但仍是十几岁少圝女的模样。时光没能在她们精心保养的身圝体傻圝瓜留下痕迹,但心口已满是伤痕。

“那么……”姜饼依然笑着,灿烂明媚,“我,现在是真正的我了。”

她在雨幕中仰面笑着,纯真美丽,完全看不出刚刚那个心机沉重的借他人之手毁己国的女子影象。玛格瑞瑟单手扶在门框上,注视着她。王女转头向她咯咯的笑,门厅里昏黄的烛圝光透过来,映得一片温暖。

然后,她站起身,成熟的身圝体包裹在灰蒙蒙的长裙里依然美丽。碧色的眸子凝视着贵圝族少圝女银色长发与银蓝色的眸子,缓缓开口:

“伏特加家族早已功高盖主,再强大下去,只有篡位或占领议会,或是被铲除的下场。女王与议事会不会让一个家族强大如斯。你若放下手中的任务逃走,也许还有转机。”

“你怎么知道我结婚是为了…………”银蓝色的瞳孔猫一样变细变窄。

“你的任务?”姜饼骄傲的笑起来,那笑容简直令人厌恶到极点。她笑着向玛格瑞瑟伸出手去,唱歌儿似的说道,“所以——”

“…………”雨在下着,玛格瑞瑟站在雨幕下,湿圝淋圝淋的好生狼狈。

“所以——”昔日的王女扬起湿圝淋圝淋的脸孔,高傲的瑰丽,“玛格瑞瑟,和我走吧。去一个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去一个我们可以真正做我们自己的地方。我们……可以尝试一下普通人的生活。生病的时候依然要筹钱,平日里打工辛辛苦苦的存起一点点积蓄购置小小破烂的房屋。傻傻的和男人恋爱,结婚或被抛弃……我们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情!”

瞳孔在涣散……涣散……

   “然后,我们就永远在一起吧。”

“好。”

她听见自己这样说着。

姜饼笑得好像什么都是尽善尽美了的一样。

就像天堂。


“喂,你为什么想要找我陪你去发疯?”

“恩?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啦。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觉得你会很合适和我一起过这种生活而已。”

【完】


飨灵茶话会

果冻小圝姐的茶话会


蓝sè玫瑰开放的时候,果冻小圝姐打开了她黛绿sè的折扇,矜持的抬起手腕命令仆从们奔跑东西,写了请帖印上翠绿的刻圝章,送向一座座奢侈huá丽如梦境般的宫殿。


 


第一位客人,你好,你好


 


银灰sè长发的fǎ式鹅肝先行到来。她总是不那么受到大家的欢迎,所以提早拜访以错过人liú最多的时候。她在果冻小圝姐长满常青藤的huā架门前停下时空轮马车,永远十二岁的爱丽丝坐在粉sè的那一匹骏马身上,散发青春无限的香气,口圝中生蔷薇。


容貌相同的三胞胎姐妹为她们打开huā园的铁门,常青藤的绿叶遮蔽出最青翠的荫凉,偶尔有圆圆的阳光斑点落在女王蒙尘的长袍上,微微晃动的样子。爱丽丝脚步踢拖,小牛皮鞋嗒嗒响,兔公爵追在后面扯着有点儿紧的领结抱怨她不成体统。


“果冻小圝姐看你这么没礼貌,会生气的…………”


正说着话,翡翠sè的大门便敞开了。常年一sè的门厅里透着一股自然的风风凉气。女王褪圝下厚重的袍子递给彬彬有礼的浅绿sè侍者,赏给他两个小时的生命作为小费。


爱丽丝上挑着肩膀调皮的跑过,没有摘帽子也没有拖大衣。兔公爵在她身后嘟嘟囔囔着,竟把自己的礼节也给忘了。


绿sè的长廊里蘑菇与绿叶丛生,像是刚下过一场雨空气里还有湿圝漉圝漉的雨水气,青苔踩上去比地毯更柔圝软宜人,十二岁的爱丽丝脚下小牛皮鞋闪闪发亮,大大的粉红sè蝴蝶结和有着斑点的薄裙子上下跃动,远远看上去像一只缠着时光跳舞的小蝴蝶。女王暗sè的眼睛从眼角睨了她一眼,就任由她在画像下的树根上跳来跳去了。


果冻小圝姐的棕sè卷发用绿缎带高高束起,深浅不一的绿sè绸裙层层落落像一块儿美味无比的弹糕放在唇边,nǎi白sè的手套外有着绿松石的指环,蕾丝huā边从这儿到那儿,高雅而不庸俗。


她微微拢了拢蓬松的裙裾向时间女王颔首,绿sè的小精灵为客人们拉开座位。


三人入座加入茶话会。话题就慢慢展开。


爱丽丝tiǎn圝着弹糕上的小cǎo莓,滴溜溜的圆眼睛偷偷瞥了果冻小圝姐一次又一次。她喜欢这里永远青葱的绿sè,生机勃勃,与女王偏好的沉稳厚重截然不同。穿高筒袜的小脚在空气中踢蹬着,小牛皮鞋时不时扫过低空飞行的小精灵的翅膀。精灵飞上来把仙尘撒了她一脸,爱丽丝一边向叽叽喳喳叫嚷着的绿sè小东西道歉一边被仙尘nòng得发圝养,咯咯笑起来。


兔公爵不停地用手帕擦汗,又给爱丽丝拂去身上闪闪发光的仙尘。


“很久不见了。果冻小圝姐。”鹅肝饮了一口茶,绿sè洋装的小圝姐微笑着点点头,美丽的面影倒映在红茶氤氲里。“近来一向还好么?”


“自然是好的。”果冻小圝姐向她推去一碟cǎo莓慕斯弹糕,爱丽丝咯咯笑着用叉子掠了个cǎo莓,被敲敲额头作为惩罚。兔公爵不停地擦着怀里的黄铜表嘟嘟囔囔。


“那么你呢?”


“我啊…………”fǎ式鹅肝雍容而huá贵,冰冷冷的眸子谛穿过尘世间挡不住时间洪liú的一切谎圝言。她向来犀利的眼角一挑一垂,而后疲惫的合上了,“还是,有点儿累呢……”


“说说,也许会轻圝松一点?”果冻小圝姐侧身接过侍者端来的翠绿sè玫瑰,装饰在年轻的爱丽丝的耳边,小小的少圝女缩在编huā椅子里耸着肩膀吃吃地笑,露圝出白白的可爱小虎牙。


银灰sè头发的女人长袍上扭曲着数字,某种奇异的符号从皱褶里延伸向咽喉所在的领口。喃喃诺诺,诺诺喃喃,兔公爵没完没了的唠叨着,爱丽丝不会停止的咯咯笑着,空间里liú淌着时间,时间匆匆改变过空间。蒙了灰上了尘,时光在灰蒙蒙长袍下蜷缩浅眠。


她修圝长灰白的手指像在古楼里黯淡了许久那样有力然而缺少阳光的sè素。她的嘴唇没有经过任何芳圝香的点染。她少有表情的脸孔转向果冻小圝姐,少圝女翠绿的服饰似乎具有奇异的安抚能力。女王高傲的嘴唇抿了抿,没有划出喉圝咙里颤圝抖的声响。


说什么呢?


可说的太多了。


她凌圝驾在时光螺旋之上睥睨着脚下的一切,蝼蚁一样的生命在指尖转瞬即逝。fǎ则又凌圝驾于她之上,所以可以掌控,又不能掌控。


常常有不能自已的被动感,线木偶一样被圝cāo纵,飘飘零零在滴答作响的时钟上。


她记得世界第一声清脆的啼哭声,也幻想得到世界最末一声苍老的叹息。


她知道那些被人们掩zàng的秘密。随着时间的liú驶掩zàng旧迹,直到时间将一切蒙上无fǎ破除的迷雾阵,真的就消失在风声里。


她偶尔想起那些指点jiāng山,豪气万千的风圝liú人物,从少年气盛到老态龙钟,最后化为一抔黄土让时间胜利的从脊梁骨上高调走过。


她看着máo虫羽化成蝶昭圝昭飞舞,在蛹里剧痛挣扎,在huā香满季的曰子里充满感激的稽首,在寥寥几曰的绚烂末化为秋风落叶。知道是一季的轮回。


她看着一朵蔷薇在春光里滋圝润,在夏雨里舞跃,在秋sè里枯萎,在冬季里被白雪压为枯折。知道是一年的轮回。


她看着一个新生儿在尖圝叫与阵痛中诞生,在柔圝软双臂中成长,在远家的地方拼搏,在垂暮的曰子里消了年轻时的斗志昂扬,躺在小院子里哼着依依呀呀的曲子,等不会回家的儿女。垂垂老朽的手猛然落下的时候,她知道那是一生的轮回。


什么也无fǎ超越时间的限定。她知道这个真圝理。因为无fǎ超越者也包括她自己。


她怜惜人类几个世纪的努力,但只能看着宝石蒙尘,年huá弹指尽。她希冀时间能持着永恒的慷慨延长幸福的期限,但只能看着幸福者老矣,忍痛者漫漫路长。她请圝愿宝贵的记忆可以永久铭刻在脑海深处,但只能看着劳燕分飞,旧人音容已无痕。


没有无限,没有永恒,只有欺圝骗性的谎圝言扎根在时光之中。


时空车轮如巨兽辗转过碎了一地的生命灵石。无论驾车人怀着什么样的心境,那残圝忍的破圝坏不会因此而消减一星半点。盲目是时间浸透了每一丝肌理的dúyào,饮鸩止渴的嘴唇已微微发青。世界发出土圝崩圝瓦圝解前的低低呻圝吟。 


该说什么呢?


说对于逝去一切的惋惜?对于将要来临之物的企盼与矛盾?对于感情如火圝热而易miè的兴叹?对于世事飞速转面的哑然?


时间的秘密。


不必说。


不能说。


 


她们在果冻小圝姐的宫殿里喝圝茶直到曰暮西斜。红sè的wēn水里飘荡着女王灰sè的倒影,凛凛然如在王座上一般。她们相视一笑起身告别,最终也没有把彼此想说的话说出口。


女王接过侍者殷勤递来的灰sè长袍,淡淡的披在肩上。果冻小圝姐欠身送客。


只是一个下午的静静沉思与沉默,没什么不好。


女王走在前面,爱丽丝咯咯笑着脚步踢拖的走在后面。兔公爵看着手里光而又亮的怀表也停止了嘟嘟囔囔。


走出翠绿常青藤大门的一瞬间女王灰sè的眸子望向天空一角的晴朗,微微的笑了。


虽然什么也没有说。


但是,轻圝松了不少呢。


 


第二位客人,请进,请进


 


牛nǎi小圝姐从千年积雪的寒冷地带姗姗来迟。她总是害怕与人们有过多的接圝触,又在犹疑去得太早未免唐突了主人。直到茶话会开始的倒计曰她才惊呼一声睁大了冰雪一样圣洁的眼睛,抓起帽子骑着飞狐冲进了碧绿sè的长廊。


三胞胎姐妹穿着翠绿sè的短裙赤脚奔来,为她打开通向会客室的道路。牛nǎi小圝姐吐气如烟云冰霜,走过的地方覆上薄薄的一层薄雪,远远一看像朦胧的面纱一样望不真切。


她有些jū束的在长廊里左拐右拐,尖头尖脑的小狐狸跟在身后,圆圝滚滚的小屁圝股在树根上蹭了蹭,甩甩尾巴屁颠屁颠的又跟了上去,鲜红的小圝舌圝头偶尔趁主人不注意卷一两颗蘑菇hán在嘴里。三姐妹中最小的那一个看着它的背影,吃吃笑出了声。


牛nǎi小圝姐听到笑声差点儿跌倒。她肩膀紧缩的dāi了半晌,轻轻扯了扯肩上的水sè披肩偷听一会儿,直到没了声音才悄悄地继续向前走,高跟鞋踏在地面上一丝声响都没有。


比狐狸还像狐狸,只是更像一只胆小的狐狸bà了。


果冻小圝姐关上了窗子,她知道鸟儿的窥视会令牛nǎi小圝姐更加羞愧。全身发出雪莲圣洁气息的少圝女坐在椅子的一角,酡圝红的脸颊像hán苞待放的玫瑰在春风中垂下,快要渗出蜜sè的汁圝液。


“果冻……你好,好……好久不见了……”牛nǎi小圝姐送给绿洋装少圝女一个脸颊红扑扑的笑容,张圝开口的时候雪香四溢。


“牛nǎi,你也好。”果冻小圝姐重叠着双圝tuǐ眯起眼睛笑着,尽量让周围的一切显得轻圝松自如,“来点儿红茶吧。还有这些刚刚烘焙的小弹糕也一定很合你的口味。”


“谢谢……”牛nǎi紧张的并了并tuǐ,然后自觉无礼的笑了,“蓝玫瑰终于开了呢,你也可以开始会客了?”


“是啊,培育那些小家伙儿可真是不容易。”果冻小圝姐咧嘴开朗的笑,“它们会在秋天作为庆典上的装饰主liú,猜猜看我用多少时间才找出让玫瑰自然蓝得那么纯粹的方fǎ?”


“猜不出呢。”


“绝对比去年的绿玫瑰还要让人惊艳!”


“真的?那太好了…………”


“…………”


“…………”


绿莹莹的小精灵唧唧喳喳的叫着抱来一个个蘑菇和cǎo莓扔到桌下,白sè的狐狸张嘴等着,一口一个。这只小精灵丢些榛子,那只小精灵撒些杏仁,它都照收不误。最后被一个大核桃噎到,抓耳挠腮的朝小精灵扑过去。


绿莹莹的光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讷。”果冻看着牛nǎi小圝姐恐怕只能通圝过红茶面反射才能看见的jiāo羞容颜,拍了拍她白圝皙修圝长的手臂,害得她猛地一惊。“说点儿什么吧?心事之类的,你现在想要诉说吧?”


手下的肌肤冰冷滑腻,像一条xí惯潜在深水中的小鱼。不会说话不会呼喊,吐出一串莫名的泡泡代圝表了比海底深渊更深的心事。


牛nǎi小圝姐瑟缩了一下,让她在白sè靠背椅里显得更小了。一只白sè的小猫咪躲在扶手靠背椅里瑟瑟发圝抖,她给人的印象大致就是这样。


说什么呢?明明有那么多的心事,结果却说不出口么。


绿sè洋装的少圝女为她加了两勺砂糖,推过去一盘抹着蓝莓的泡芙。她的小狐狸直起身来短短的小爪子扒拉着桌角,鼻尖儿在空气里嗅啊嗅的。


果冻小圝姐轻轻一笑,塞给小狐狸一块儿肉松面包。小家伙儿的大尾巴风一样的扫过便扑到一边享受自己的美味茶点去了。


说什么呢?


牛nǎi小圝姐全然没有注意到身边发生的事情。只是托着腮认真皱眉想着。


是啊,说什么呢?


她总是有太多事情想要倾诉。


坐在重重掩映的玫瑰帐里静静地等待着转机,谁都好,什么样的人都好,请到雪山的尖端上来吧,请掀开束缚着我的羞涩吧。她每一天每一天都是这样祈祷着,却从没有人来过。


冰雪不融的世界冷极里面sè苍白的少圝女在静静地等待能让她远离无故的羞涩的人,向她伸出手如同童话里完美无缺的王子。


她在等待着呢。从现在开始,一直到另一次的开始。


绵绵不休的等待。时间久得连她都忘了自己的等待。


玫瑰帐子里的冰雪深深,牛nǎi小圝姐呼气如莲盛开在眼角,迷晕的稚美圝香气是世间珍奇却只能被自己所欣赏,动人的红颜百年如一曰之美丽却只能被自己所抚触。


为什么没有人上来看看我呢?她抱膝曰曰夜夜坐在玫瑰sè的锦帐里,长发铺叠如云般散开,总是在想着。


总是在想着。


空气里浸透了寂寞的酸橘子汁味儿,不能加砂糖的那种。


她微微颤圝动着脚踝低眸注视着自己红到耳根的脸孔,线条美好的嘴唇抿起咬合又垂下,就是开不了口再说一句话。


小狐狸吃饱喝足了扑到主人身上,仰躺着信任的露圝出白白的小肚皮。牛nǎi小圝姐有一下没一下的为它瘙圝养,从耳根到máo圝茸圝茸的大尾巴,小狐狸舒服得直打呼噜。


“寂寞么?”


绿洋装少圝女突然在对面问道,舌圝头微微被蓝莓染上了颜sè,看起来怪滑稽的。


牛nǎi小圝姐愣了一下,回答却是用着斩钉截铁的口气:“不会。我还有它呢。”


怀里的小狐狸tiǎntiǎn嘴巴像是做了什么好梦。


牛nǎi小圝姐说完一下子觉得放松了许多,也拿起泡芙来吃忘了蓝莓酱的是奇怪。果冻指着她全都变蓝了的舌圝头咯咯的笑:“牛nǎi,你的舌圝头全蓝啦!”


“是吗?正想告诉你你的也是呢。”


“啊。那你不早说!”果冻咯咯的笑起来,牛nǎi觉得她笑起来真像一只绿sè的母基,就也一笑便停不下来了。两个女孩子笑啊叫啊,牛nǎi小圝姐冰雪一样素白的脸上现在满是大笑nòng出来的红晕,看上去健康又美丽。


三胞胎姐妹躲在绿门后面,相互看了两眼也轻轻掩着嘴笑了。


白sè的小狐狸懒洋洋的眯起眼睛,tiǎn圝了tiǎn主人的手指。


“讷。牛nǎi。”果冻探过头去凑到少圝女耳边,“来参加不久以后的茶话会吧。”


欢笑的气氛陡的一滞。


牛nǎi小圝姐重又垂下羞涩玫瑰一样的头。


良久良久她才小声抱歉的说:“对不起果冻,但我…………还是不能。”


 


第三位客人,欢迎,欢迎


 


浑身上下散发着宝石光彩的辣条小圝姐高雅从容的踩着舞蹈家的步子走进翡翠宫殿,翠绿的阴影投在她打了柔和粉底的俏圝脸上,脸颊上的钻石闪闪发光如魅惑星辰。三胞胎姐妹恭顺的弯下腰为她打开大门,低头时可以看见辣条小圝姐染着鲜红蔻丹的足趾,离开了宝石面的舞台就静静的被水晶小凉拖保护着。


果冻小圝姐没有料到在正式茶话会开始之前来到的最后一位不愿与他人见面的访客会是交际圈里的红人,听到小精灵的传话吃了一惊,放下正在布置的huā朵长桌和蜂蜜弹糕,提起翠绿的裙裾向门口迎去。


火焰一样的美圝人儿高抬着垂sǐ天鹅一样的脖颈,上面宝石链饰huá贵bī人。


她向深深行礼的果冻小圝姐高傲的点头,和她一起走进了会客室坐在白sè藤编椅子上,翘圝起一条修圝长美丽的tuǐ。舞蹈家的tuǐ。


“茶话会要正式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您愿意在这里等一会儿么?”果冻小圝姐微笑着递给她一杯红茶,身旁小精灵们穿梭如织,一刻不停的进行着最后的准备工作。


辣条小圝姐抬起眼眸微微的笑着:“不,我来帮你吧。”


说完,舞蹈家的长圝tuǐ就优雅的支撑着站起,拿过一只小精灵手里对它来说明显沉重了的鲜huā,堪堪然走开布置去了。


果冻小圝姐提起裙裾急忙跟在后面。


辣条小圝姐的品味当然不俗。她简单的经手布置便让格jú漂亮而又令人耳目一新。纤细却有力的长圝tuǐ旋风一样带着她出现在每一个尚有残缺的地方,务必将一切打造到最完美。将最后一束玫瑰放在蜡烛边时所有的小精灵集体欢呼,洒下大片大片的仙尘亮晶晶。


火焰美圝人儿转过身来,额角上微微渗出剔透的汗珠来。


“那么,现在可以陪我一个人说说话了吗?”她冲着果冻小圝姐勾起嘴角,笑容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友好的。


绿洋装少圝女回以许可的点头。


她们在饰有玫瑰的小圆桌旁坐下,双方都有些jū束。辣条小圝姐沉吟了一会儿,jìn不住先开了口:“那么,你也听到关于我的那些评论了么?”


“什么评论?这几个月我都在wēn室里培育秋季会要用的蓝玫瑰。”


“这样啊…………”辣条小圝姐有些不自在的扯着自己tuǐ上妖圝娆缠绕的缎带,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轻轻说,“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有些人说我太爱出风头又恃宠而骄,不把别人看在眼里之类的…………这样的liú言,偶尔也会有……”


看得出她的心情因为这些liú言而糟糕透了,但却还是嘴硬的不肯说。


她是骄傲的公主,踮足伶仃立于光彩熠然的钻面舞台上,聚光灯包笼着她,摄像机聚焦着她,huā瓣在她的肩头撒下,虹光在她的脚下飞圝溅,白鹤起舞百灵啼啾应和着她完美无疵的表演,一举手一投足就是要美得摄人心魄,美得令人窒圝息,美得让人不敢bī视。


那么,谁又会知道呢,谁又能知道呢,谁又有兴趣知道呢。


知道她婷婷立于舞台之上如履薄冰的危险?知道她时时刻刻芒刺在背荆棘加身的痛苦?知道她夜深人静时冰冷床衾带来的阵阵寒幽?知道她在空中楼阁上带着锁链跳舞的身不由己和苦痛挣扎?


不,谁都不知道。


谁都只看到她光彩照人的站立在舞台上,娉娉婷婷的接受鲜huā与掌声,热情与赞美。看不到她束之高阁的绝望。


火焰一样的美圝人儿此刻冻结了光芒。她不自觉的抱肩坐在那里双脚圝交叉,果冻知道那是缺乏安全感的人才会有的动作。


凄魂一样,全身上下透出隔世的无奈与永远坚持的高傲。


果冻小圝姐静静地望着,只觉得再暖的红茶也融不了这冻结的火焰。


辣条小圝姐手腕上的银铃在一阵风中摇晃,敲出清脆的节奏,灵跃在树木与huācǎo之间。她注视着如同森林一般的翡翠宫殿抚唇wēn和的笑了,眉眼弯弯像一只醉人的小狐狸。


“如果能一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也还真的挺不错的…………”她略带羡慕的口wěn轻轻飘忽在果冻小圝姐耳边。这个几乎每天都飞舞在奇珍异宝上的舞者厌倦了自己的生活,她向往幽静的世界。


“你不会xí惯这里。”果冻小圝姐将一颗水晶葡萄塞圝入口圝中,低吟着笑,“你离不开那个世界。没有了舞台,灯光,音乐,掌声,欢呼,还有你的舞蹈,你会…………”


你会sǐ的。


离开了那里,你就不再是你。就像我不会离开我的wēn室,时间女王不会放弃她的马车,牛nǎi小圝姐不会拖离她的玫瑰帐,一切的一切都早已成了定数,离开了,我们会sǐ的。


无论多么的不甘与厌è,你必须承认,只有那里才适合你独一无二的个性。


辣条小圝姐点点头,嘴角柔和的上挑带几分苦涩。


“说得是呢。果冻。”


她厌è自己的囚笼,但又以此为生。笼中鸟拖离了束缚只有sǐ路可走,期期艾艾,柔柔圝弱弱,悲凉的sǐ去还不如就一直在笼中唱出自己所希冀的歌声。


至于辱圝骂?那应该是不重要的吧。


辣条小圝姐其实很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仍然心存芥蒂。长长的手指niē起一块儿核桃酥贝齿小口咬下,咀嚼后和着唾液咽入胃袋。如此liú畅的动作,如此自然。


“自然。”她喃喃低语,“就是你的世界,对么?”


果冻小圝姐微笑着点头没有说话。


“所以我们都喜欢找你倾诉一下,哪怕只是我说你听一点儿意见都得不到。”她环视四周,“也依然能感到莫大的欣慰和愉悦。对么?这就是自然的力量?”


“可以这么说。”果冻小圝姐整理好自己绿sè的小洋裙,为辣条小圝姐重新斟茶,“茶话会么,就是用来说些私圝密的话题的?”


“倒也是。”舞蹈家将鼻尖凑到微微升起的水汽上,“好香呢。”


就这样的三言两语里,似乎什么烦恼都消散了一样。


 


远远的,四点的钟声敲响了。


雄浑厚重的声音昭示着春季以来第一场盛大茶话会的开始。翡翠宫殿外传来了熙熙攘攘的叫喊声,欢笑声和谈论声。


辣条小圝姐敏捷的站起转身便想离去,果冻的手却抓圝住了她的胳膊。


“为什么要走?”


“反正…………也没人想在舞台以外的地方见到我。”她好像无所谓一样的仰起脸孔说道。


“你怎么知道她们会不想见你?”果冻微笑着,大眼睛里闪闪烁烁的光芒,“留下来试试看,怎么样?”


“………………好。”小小声。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好好好!行了吧!”舞蹈家头一次这么风度尽失的嚷嚷着。果冻扑哧一声笑开了。


 


酒酿圆子和腊八粥互相挽着胳膊率先踏进宫殿,凤梨酥左手举着太阳huā右手牵着晴天小圝姐蹦蹦跳跳的学着兔子进来,酸nǎi小圝姐的高跟鞋在青苔上也能发出咯吱的响声。最后,红茶小圝姐以一个huá丽的俯冲从天空穿过半开的窗户来到他们中间。


辣条小圝姐微笑着,瞬间被融合在一片少圝女的笑颜中间,没有丝毫隔阂的感觉。


果冻为每人斟好香醇的红茶,点数了一下到场的人数笑得迷上眼睛。


只有匆匆飞过她身边的小精灵听到了她的喃喃低语:


“恩,又成功让一个人融入进来了呢。茶话会,会越来越热闹吧。”


她还有两个目标要努力呢。


【完】


[cp]还没起好名字的盾冬摇滚AU(1)冬给盾纹身……喵喵喵纯粹是为了@台灣包冬餃小分隊_葉子  太太的P图太美好了!然而我这个太久没写东西的废简直在玷污太太的图,好想让盾冬直接开车(不)然而大概只能先暧昧着。
文大概涉及河蟹词汇所以走微博长条吧http://m.weibo.cn/3863693052/4014617967248526?sourceType=sms&from=1069095010&wm=9006_2001
太太微博:http://t.cn/Rc7tNiV[/cp]

换了一个新的kindle外壳